相关文章

瓦力工厂机器人:采取6-8人小班授课,预计2019年全国开设超600家门店

根据中泰证券研究所的不完全统计,目前国内已经约有7000多家主打机器人教育的机构,400多个品牌,行业分散集中度极其分散。在硬件技术、教育功能以及渠道运营等环节都有一些公司初具规模并发展迅速,呈现“百舸争流、千帆竞航”之态势。

猎云网近期采访的瓦力工厂机器人就是其中一家,瓦力工厂创办于2013年8月,是青少年编程教育全生态链企业,涵盖自主知识产权机器人教具研发、设计、生产,配套课程编写,在线编程体系,国内赛事承办,教师培训认证,教育中心开设等业务。

在创立这个品牌之前,创始人李慕分别供职于学大教育、培生教育出版集团两个教育企业,“这两个企业业务主要是K12相关,被动教育的模型。一直想寻找一个主动教育的方式方法,认为机器人编程教育非常符合我对青少年教育的认知,当时就选择了正式投身来创立这家公司。”

起初,他是作为投资人进来,一直关注整个行业的发展,第二年正式加入了瓦力工厂团队。

谈及国内机器人教育市场发展现状,李慕认为目前的机器人教育按地域划分主要分为欧美系、韩日系、国内系。

欧美系主要代表是乐高和 VEX,VEX 主要集中高年级孩子,一套器材费用高达 4 万多甚至十几万,不具备普适性;乐高作为百年企业,业务涵盖玩具及教具,但教具并不作为主营业务,且更新很慢,更新频率几年一次,主要是低结构纯积木拼插为主,对孩子持续吸引力较弱。

韩日系以Roborobo,Huna为主,业务布局主要在公立体系中,配套课程较少,期间会造成课程的断层。

而国内机器人教育的发展痛点主要有三方面:

缺乏硬件生产的核心技术。目前市场上大多数机器人教育培训机构都是直接购买乐高的产品,但他们又不是乐高的代理商,所以就上网买一些便宜的水货;

欠缺课程研发能力。很多机器人教育培训机构都是空打品牌,器具从外购买,课程是很久之前从国外翻译进来,至今没有更新。器具与课程之间很难实现同步的更新调试;

师资力量薄弱。机器人作为一个新兴行业,市场上缺乏直接相关培训专业对应企业人才需求,而培训机构自身也没有相应的培训体系,这就导致从业人员水平参差不齐,标准化程度低。

针对这些市场痛点,瓦力工厂分辟出两大事业群,五个业务模块进行解决。围绕硬件设施、课程设置及教师培训等打造一个系列的产业生态链条。

李慕告诉猎云网两个事业群即产品事业群及门店培训。产品事业群主要包括四个子业务:硬件器材自主生产、课程体系研发、赛事承办、考级和认证(标准化)。

就门店加盟制来讲,李慕认为目前机器人教育行业大部分加盟模式空有品牌,没有器材、没有课程就开始直接做加盟,吸引了一些想赚快钱的人。而且他们基本都不做自营,全部依赖加盟。

“中国的教育行业有几个特点:准入门槛很低,退出容易,地域化明显。很多加盟商就想着赚快钱,这种思路是不对的。大家在乱斗,会把整个行业做砸了,所以我们就想尽快把行业标准化。”

目前,瓦力工厂已成立11家直营店,在招商加盟时,从场地开始与加盟商共同寻找,后期输入系统的运营方案。据李慕介绍,目前瓦力工厂近一半加盟商是学生家长。

对于多数培训门店来说,教学器材是公用器材。课后器材需要拆卸复位。而机器人教育最重要的就是对孩子兴趣的培养,如果每周只上一次课,器材不能带回,孩子回家后就没有延续场景,兴趣也难以培养。

而瓦力工厂的培训课程中里包含器材,孩子可以直接带走,维持了场景的延续,兴趣持续培养。“我觉得青少年教育的主要方式还是陪伴,很多家长没时间陪伴孩子,门店存在的意义就是陪伴加上连续的课程。所以门店在短时间内不可能消亡。”

据了解,瓦力采取6-8人小班授课,每个老师最多带10个班。目前10个直营校区拥有专业机器人授课教师60余名;面试通过率55%,入职后培训淘汰率40%;

李慕介绍2018年起,大规模开设直营店,还缺很多专业授课老师,目前瓦力工厂已于首都师范大学合作,共同培养大批量专业的机器人老师,满足未来校区建设要求。

谈及未来规划,李慕表示:

开设线下门店开设,目前瓦力工厂在全国开设了200个线下培训门店,预期到2019年我们要在全国开设不低于600个线下门店。

公立学校业务体系,目前瓦力工厂为全国400多公立学校提供优质的机器人课程服务和机器人教具服务,预计2019年在全国服务不低于2000个公立学校。

硬软件体系,目前瓦力工厂有两个套系八个型号的机器人,主要是针对学龄前孩子以及到小学阶段的硬软件。下一步会将产品延伸到大学体系,形成从幼儿园一直到大学steam硬软件以及教学的完整体系。

团队方面,创始人李慕是纽约理工硕士  ,曾担任学大教育营销总监、培生教育出版集团中华区市场负责人。

融资方面,瓦力工厂目前完成A轮融资。

本文转自猎云网,作者岳丽丽。